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今天是: 2019/4/19 10:35:03   晶新公司欢迎您! 首    页 公司简介 核心工厂 质量体系 产品介绍 空中服务 诚聘英才 发货查询 联系我们

地址:江苏省扬州市鸿大路29号
电话:0514-87982210,87985370
87902267
87903552
传真:0514-87259695
联系人:赵先生 唐小姐
邮编:225009
E-mail:jingxin@jingxin-yz.com

                                          产品搜索:     
   
一位企业家给中共中央、国务院的公开信

                                                                                                                                                                                发布时间 2018/12/23 14:23:55
 
 
      我是一家民营企业的董事长,专注于生产半导体集成电路芯片,我在上海、扬州、南京、洛阳等地创办了八家企业,是一家拥有从芯片设计、生产、到测试、封装等完整产业链的IDM半导体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企业(集团)。二十多年来,在全体员工、专业技术人员以及外国专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搭建了良品率全国第一的工艺平台,独自开发了1500多个产品,我们的芯片,不但在中国有很高的市场占有率,还返销发达国家,但是,由于得不到公正的待遇,公司发展缓慢、举步维艰。
中国是一个半导体产品的消费大国,每年都要从国外进口数量庞大的半导体产品,以中国经济的体量,早就应该产生出世界级的半导体企业,但事与愿违,中国政府虽然投入巨资但收效不大,大部分国有半导体企业至今未形成自身造血机能,不但不能偿还国家的投资,反而成为国家的包袱和负担。而像我们这样的民营企业家,空有报国情怀,却又发展太慢,中国芯片产业的落后已成为被动挨打,制约国民经济发展的一块短板。究其原因,我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   民营企业家毫无安全感
      仅以个人的亲身经历为例,我在中国投资这二十年,就多次遭到政府官员的打击报复、栽赃陷害、敲诈勒索、关门打狗。比如:2003年我投入到苏州太湖国家度假区一家合资企业的股权,被非法“转让”给度假区政府下属的国有企业,而且是用伪造我公司法人代表的签字及公司印章的方式“转让”的,并且转让的条件也从未兑现过,这种明目张胆的违法行为,居然无处申冤,至今无法解决。
      再比如我在扬州投资的三个半导体芯片厂,近几年全部遭到政府的强拆。半导体芯片厂投资大、技术高、回报晚,我们经过十多年的努力才刚刚赢利的芯片工厂,仅仅因为政府看上了我们的土地,要搞房地产开发,就强迫企业搬迁,而且不给我们土地,这种杀鸡取卵的短视行为,给企业造成极大的损害,大大的阻碍了企业的发展。现在我在扬州的最后一个芯片厂又面临拆迁,企业如不同意,就被限电限产限制发展,让你搞不下去。
      再比如我15年前投在南京的一条化合物半导体生产线,是专门生产通讯类半导体芯片的,不但得不到政府的任何支持,反而遭到落井下石,打击报复。招商引资时协议约定由政府担保贷款,政府说变就变,取消担保,造成银行对公司断贷,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政府还倒打一耙,起诉我们,查封我们的银行账户,拍卖我们的设备土地厂房,这是典型的关门打狗,其结果是中国至今通讯类芯片不能自产,受制于人,华为,中兴通讯等企业遭美国制裁,损失惨重。
      还有我们企业为了升级换代,五年前从日本购买了一条0.13微米的8英寸芯片生产线的全套设备,准备生产国内急需的IGBT芯片,这是中国民营企业第一条8英寸芯片生产线,对国民经济有重大意义。我们把这条生产线投到河南洛阳,不想遇到了更大的麻烦。由于洛阳市的主要领导被双规,政府新官不理旧账,没有人敢支持我们这个项目,原来签订的合同、答应的条件成一纸空文,造成我们200多个集装箱几百台套高精尖半导体芯片生产设备滞押在海关保税区已达三年之久,至今无法解决。我们被迫向上反映情况,这更是捅了马蜂窝,遭到地方政府官员的栽赃陷害、打击报复,不但洛阳的项目遭破产清算、设备被拍卖,当地政府甚至还动用司法机关来冻结我在中国其他地区正常生产企业的银行账户,致使我们上千员工的生活陷入绝境,企业濒临破产。这样的地方,这种投资环境,谁还敢来投资创业?
      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压反腐,政风有所改善,腐败有所收敛,但腐败的病根未除,民营企业难以生存,无法掌握自己命运的制度没有变。我们希望,政府能加快制度反腐的步伐,执法用权更加公正公开透明,纠正冤假错案,广开言路,定期听取企业家的意见,接受人民的监督,要给当事人申诉的机会,改变企业有冤无处申,有话不敢讲的现状,否则民营企业很难安下心来抓生产谋发展。
 
二、   未形成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半导体芯片产业是基础性、战略性、先导性产业,技术含量高、投资金额大、生产周期长、质量要求严,需要公平公正的市场环境,需要企业家沉下心来搞创新抓生产谋发展。虽然中国政府对半导体芯片产业的支持力度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但投入产出比全世界倒数第一,全世界最赚钱的企业都是半导体芯片企业,唯独在中国是最赔钱的企业。为什么?因为政府厚此薄彼,只对某些有关系的特定企业给予支持。有的企业常年亏损、毫无造血功能,却能得到政府的几百亿的支持;有的企业负债累累、资不抵债,政府基金却投下几十个亿;还有些企业根本没有生产半导体集成电路芯片的经验,仅靠聘用几个台湾的操作工,就能忽悠政府投一百多亿;而很多优秀的民营半导体企业却连银行贷款都无法解决。这种歧视性的产业政策,扭曲了市场的正常秩序,造成市场畸形垄断,逆向淘汰,优秀的企业难以生存,无法做大做强。我们希望政府的产业政策能够公平公正普惠透明,对所有的企业一视同仁地减税降赋,或拓宽直接融资渠道,降低企业上市门槛,而不应拔苗助长地干预企业的经营生产,让企业在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中优胜劣汰,让真正有竞争力的企业成长壮大。
 
三、    装船前预检等政策有损半导体产业的发展
      半导体芯片的生产靠设备,而现在中国几乎不能制造半导体芯片生产设备,必须依靠进口。半导体芯片生产设备需要在恒温恒湿的净化厂房内才能保证其精度,运输途中必须经过专业的净化充氮密封包装。现在中国规定所有半导体生产设备进口都要进行装船前预检,而国外的半导体公司不允许中国的检验人员进入他们的工厂进行预检,因此现在很多半导体设备都是搬出后在普通仓库被强制开封检查,严重损害设备的精度,很多设备因此报废。此外,设备运抵中国码头,海关还要进行再次抽检,多一次检查就多一次破坏,这也是阻碍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原因之一。我们多次提意见,希望国家能取消这一不合理的规定,我们建议,进口的半导体芯片生产设备运到净化厂房内再进行检验,减少途中的破坏。
    还有,国家规定对半导体设备征收17%的进口环节增值税,但实际征收的税率却远远高于17%,海关不按照企业的申报价格进行征税,而是自己加价几倍甚至几十倍进行征税,造成企业成本增加,税款超过设备的价格,影响企业的发展。而且,新创办的半导体芯片企业,大多无力交此巨额的增值税,还未生产,就已破产,因此我们呼吁国家对半导体芯片生产设备免征进口环节增值税,减轻企业的负担。
 
四、   重复征税有碍人才的引进和留用
     半导体芯片这样的高科技产业,人才是关键,一般认为,员工工资低廉是中国的半导体产业竞争优势之一,其实不然,虽然表面看来,中国半导体企业一般员工工资比国外低一些,但,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的工资已和国外相差无几,而且,个人需要承担高额的所得税,企业还要负担超过工资总额40%的五险一金,更不合理的是企业付出的所有这些人工费用,都不能计入成本,不能作为增值税的抵扣,企业还得再缴纳17%的增值税。这样的重复征税,严重地影响到人才的引进和留用,造成企业和员工的对立,推高了企业的生产成本,降低了企业的竞争力。我们希望政府能两税择一,对足额上交了所得税和五险一金的企业,其人工工资应纳入成本,不要再重复征收增值税。
 
五、   教育、医疗、住房、养老等基本生活费的高涨,推高生活成本,影响制造业的发展
      企业的社会责任就是要解决就业问题,确保员工的生活。但,现在员工的基本生活费不断上涨,让企业难以承受。如教育费用的高涨让员工都不愿生二胎,医保未能全覆盖造成一人生病全家致贫,北上广等地的住房更使制造业的职工祖孙三代不吃不喝几十年都买不起房,这些事关公民基本生存权的问题都不是企业能够解决的。我们希望政府能确实负起责任,改善公民的基本生活条件,在医疗、教育、住房和养老方面实行全兜底,全覆盖无死角,减轻企业的负担。
 
六、   对财产征税,缩小贫富差距,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对私有财产征税,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对人类社会的重要贡献,在共产党宣言中有详细的论述,也是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共同的做法。我们希望,政府在确实降低制造业税赋的同时,理直气壮地对财产征税,建议政府结合户口登记开征土地和不动产税,因为不动产你搬不走,移不动,是最好的税源。建议政府对上市公司股票变现征收高额所得税,打击投机圈钱,维护股市稳定。建议政府对转移财产征收赠与税或遗产税,让寄生性的私有财产转化为生产性的社会资产,让资金向制造业集中。这应该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区别于其他市场经济的根本特征。
    我这封信其实早已写好,但一直没有寄出,我还寄希望能通过正常渠道,和政府协商解决,毕竟我是为自己的祖国干事,受点儿委屈不算啥。但,就在习总书记支持民营企业的座谈会召开之后,南京高新区为逼迫我们搬迁,竟然把我们投资到位,正常生产,已经盈利的高新企业查封了。河南洛阳高院竟然睁眼说瞎话,对我们投资的几百个集装箱的8英寸芯片生产设备视而不见,硬要说我们没有投资,强行把我们拥有的洛阳芯源公司51%股权零价格“转让”给政府的财源公司。这不是明目张胆的抢劫吗?中国还是一个法治国家吗?还有讲理的地方吗?我已无路可退,作为一个企业家,我必须对我上千员工负责,不能让他们流落街头。现在政令不畅,下情难达圣听,执法不公,企业有冤难申,我只好公开发表这封信。我强烈要求党中央国务院能派专项督察小组,调查了解情况,落实习总书记支持民营企业的讲话精神,给民营企业一条生路。我对反映情况的真实性愿负一切法律责任,也欢迎所有的新闻媒体的朋友们来我公司采访调查。
                                              
 
扬州晶新微电子有限公司   扬州晶芯半导体有限公司
南京国芯半导体有限公司   上海国芯集成电路设计有限公司
洛阳芯源半导体有限公司           董事长    高 祺 
                                            2018年11月
  电话:0514-87953301  传真:0514-87953302
手机:13305278928

〖 关闭页面 〗
 
页面版权所有 @ 扬州晶新微电子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57182号-1     工信部
地址:江苏省扬州市鸿大路29号  邮编:225009  电话:0514-87982210,87985370   传真:0514-87259695     后台管理